顺道回了次家,暑假从来没有这么短过。

奶奶的妈妈在方言里叫“婆太”,书面上应该称之为外曾祖母。妈妈跟我说一定要买些水果去看看她,应该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大概是不会撑到年底的。妈妈说地轻描淡写,奶奶也时有抱怨:是该“走”的时候了。今天准备去看望她,说一声再也不见。

很早以前就觉得,人一上了年纪就变得越来越相像了,因为肉少了,皮包着骨头,你还能见过两个有很大区别的头骨么?如果你没看过暮年的老人,你估计想象不出人竟然能瘦成这样。我们到的时候她侧躺在床上,床边上用木板加固了一个护栏,防止她转身掉下去,但是这个装置已经没有用了,现在的她自己翻个身都办不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红着眼睛在流眼泪,奶奶拿起床边的毛巾给她擦了去,这条毛巾有两个用处,一个是擦眼泪,一个是擦口水,不知怎的,奶奶说她最近这两样东西都很多。

她早就丧失了说一句完整句子的能力,也已经认不出人来了。记得春节过去的时候她还在洗自己的马桶,家里装了坐便器她用不习惯,还是用着自己的马桶,那个马桶真是形容不出的干净,因为我们从早上呆到下午,她基本上没停过,一直在洗。那个马桶今天也放在她的房间里,不过她基本上也用不到了,奶奶说她现在在用尿不湿,起来太困难了。不过我们到的时候她还是做起来了,身体斜着,一只手撑着,我都怀疑她之所以能够坐着只是因为三角形比较稳定而已。

奶奶出去洗水果的时候,她咕哝着说些什么,我又听不太懂,终于听到了她在说“别走,解手”。没错这是原话,让我竟然有些惊讶,我原以为她应该说“拉屎”,“厕所”等更通俗一些的词。奶奶说不要管她,因为她最近老是骗人说要解手,实际上并没有这个需求,照奶奶的说法是,她只是骗大家过去陪她。说到这心里真不是滋味。

迟暮老人其实和小孩差不多,都没有行动能,智力也不健全,但是一家人会围着一个小孩转想他健健康康的,又恨不得那个老人早点归西。我原本以为母女,母子之间的感情会更深刻一些,其实并没有。她有四个孩子,四个孩子每周轮流来照顾她,小儿子前段时间全家去北京玩,扔下她全然没有一点顾虑;这周轮值到大儿子,我们到的时候下午1点,还没有让她吃饭,大儿子的老婆后来送了点饭,竟然只是米饭加了点肉汤,像喂条狗似得喂她。我看着今天给她买的两条鱼,奶奶嘱咐过要买没刺的,我想她能吃到肉,还是吃着鱼汤拌饭,像小时候养猫似得。

她有个孙子,是我的表叔。是她大儿子的前妻生的,前妻后来死了,后娘对这个孩子不好,所以这个孩子一直跟着她长大,他和她很亲。后来他遗传了他妈妈的基因,身体也出了点问题,做了手术,如今没了说话和听觉,早年做生意帮他丈母娘赚了一大笔,所以现在留在丈母娘家带孩子,但是也受尽冷眼。前几个月他回家了,给她拍了照片,还发了一句话“什么都不说了”。我记得,当时外曾祖父死的时候,一直念着要见这个孙子,后来没见到最后一眼,他回来哭得像死了爹似得,虽然死的是他的爷爷,而且他爹也没死。

我一直想着什么是孝心呢?什么又是尽孝?如果一个人死的时候还念着他的孩子,我觉得也许这也是孝心,因为至少她记着他,因为他好所以记着他;如果孩子见着老人还能有感动,不是买些水果,塞些钱,喂点饭说个保重,不管平时怎么样,她还是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这是外曾祖母。

在美国的时候给奶奶带了一盒保健的药,据说吃了对老年女性比较好。她不太敢吃,还拿着去医院看了一下说能不能吃,医生首肯了,她才比较放心。奶奶牙齿一直不好,以前镶的牙齿也坏了,正常的牙齿也有烂掉的,今天她给我看了一个牙齿,在摇摇晃晃的,连着牙龈在摇摇晃晃的,我看着差点哭出来了。她平时要怎么吃饭!!!怪不得经常吃粥。之前说过要拔掉整排牙齿,然后镶一整排,但是医生不敢给她拔牙,因为她有高血压,怕出血止不住,她就一直靠着这几个破牙在吃饭。

本来打算去看电影的,后来先去了牙医店,我要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血压高不能弄牙齿。哎,真的心疼死了。她还开玩笑说等女朋友来了都不能和她一起吃饭了,说自己牙不好看。奶奶年纪也开始变大了,这次回家感觉又变瘦了,每年还是得回来的,无论多久还是得回来看看,爸妈其实还好,毕竟还年轻。很小的时候就会乱想,有时候会想如果奶奶不在了会怎么办,每次一想到我就会死命的掐自己的腿,不管迷不迷信,总之想都不能想。

奶奶信佛,以前跟着她去佛堂的时候都会偷偷许愿,一般只许一个,怕许多了佛祖嫌我贪心。想让奶奶健健康康的,如果可以的话以我的十年换她的十年也是值得的,这个愿望一直有效,但是佛祖不知怎的是不是没留意,怎么她又高血压,又高血糖,牙齿又一直不好,倘若碎我一口牙齿换她一口好牙也是愿意的。我总相信,是有积德的说法的,如果一个人受了很多灾难,遭了很多罪,那他应该是要开心的,也许这些罪过本来是他爱着的人应该受的,他替他们受了,岂不是遂了愿望。当然最好是所有人都没有烦恼,没有罪受,但世上又哪有两全法?

若生命不止,其他真不算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