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和无精打采

网易的第三次“作业”是用Direct 3D写一个雪景,截止日期大约是一月底。本着无法兼顾两件事的前提,想尽早写完交差好安心赶实验室的活,但是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个难题。因为Direct3D是MicroSoft为PC用户提供的一套图形动画的底层API,而我没有Windows系统的电脑…

前段时间兴冲冲地把仅存的一台Win电脑装成了Ubuntu,心里琢磨着不会有非用Windows不可的场景,这不,墨菲定律应验了。其实另一方面那个电脑也有些年头了,就算装上Win10,跑个VS2015估计也会一顿一顿的,尝试给Mac装个Win10的虚拟机,还是有点卡顿,所以索性装个双系统好了。但是250G的固态硬盘居然被我用了230多G,费了半天删了没用的资源终于腾出了点空间。

Read More

Walk away

首先得说声抱歉,这段时间收到了一些同学的询问邮件都没有来得及回复,实在是拖延症搞鬼,并非本意。

上周偶然听了首新歌,叫Walk away,歌手是Dia Frampton。据说歌曲的创作是基于一个真实故事:有个八岁的小女孩被她父亲送给狐朋狗友们轮奸享乐,而小女孩却没有任何报复行为,歌手为小女孩感到不平,在她的歌里,小女孩回来寻找这些混蛋,带给他们恐惧。然而整首歌的旋律却很欢快,加上自己的英语不好,如果不搜索一下故事背景还真的完全不知道是这么回事。但与欢快的旋律相悖的现实,小女孩该怎样还是怎样。

Read More

cpt.today

今天收到了godday续费域名的邮件才哑然,原来自己是有博客的,竟何懒惰至此。说起来续费其实心里对这个域名是有芥蒂的,一直以CPT自居的博主居然用了什么CCPT的域名,想想也是醉了。索性在官网上搜索了一番所有关于cpt的域名,发现还真有漏网之鱼。正好续费在即,不如抽刀断水,从此改头换面。

实际上经营的是博客,但是对于舍弃了陪伴自己这么多年的域名多少还是有些不舍,从情感上这是不愿意的。从现实上,虽然只改了一个域名还要向各个收录网站提交修改的信息以方便他们更新信息,还要同时保留两个域名一段时间,防止个别同学发生404错误等等,所以也有点纠结。不过各位看到这里,相信我也已经决定了,换!明天正好是24周岁的生日,就当做送给自己的一份礼物。cpt lives today,珍惜当下。

Read More

本来讨厌下雨的天空

下午开完组会有点无所事事的感觉,时间又差不多到了饭点,也提不起啥兴致做正事。昨晚也不知道为什么失眠了,十二点多就上床了,一直睡不着,手机打开了又关了,关了又打开,但还好我没有害怕失眠的习惯,即便睡不着心里也不烦躁,心里琢磨这个把月都做了些啥。

最近是校招高峰期,周遭的同学们几家欢喜几家愁,但大部分对未来还是很乐观的,我也是其中一员。以前每到期末考试前几周,就会很想玩游戏,这些天也是,还好我也没有想玩游戏而产生任何愧疚感,自己总得相信自己吧,偶尔放荡会也无伤大雅。刚读研究生的时候就想着要买个台式机好好玩游戏,如今都快要毕业了,这个愿望嘴上虽然念了两年,但一直没有落地。校招前也信誓旦旦地说要等校招结束要买电脑,但是如今校招已经过半,这个念头又冷下去了。

Read More

别惊动未来

顺道回了次家,暑假从来没有这么短过。

奶奶的妈妈在方言里叫“婆太”,书面上应该称之为外曾祖母。妈妈跟我说一定要买些水果去看看她,应该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大概是不会撑到年底的。妈妈说地轻描淡写,奶奶也时有抱怨:是该“走”的时候了。今天准备去看望她,说一声再也不见。

很早以前就觉得,人一上了年纪就变得越来越相像了,因为肉少了,皮包着骨头,你还能见过两个有很大区别的头骨么?如果你没看过暮年的老人,你估计想象不出人竟然能瘦成这样。我们到的时候她侧躺在床上,床边上用木板加固了一个护栏,防止她转身掉下去,但是这个装置已经没有用了,现在的她自己翻个身都办不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红着眼睛在流眼泪,奶奶拿起床边的毛巾给她擦了去,这条毛巾有两个用处,一个是擦眼泪,一个是擦口水,不知怎的,奶奶说她最近这两样东西都很多。

Read More

Las Vegas - 3

今天下午5点是我要讲论文,只要讲完了就可以好好的玩耍了。

Read More

Las Vegas - 2

一样的流水账就不说了。

Read More

Las Vegas - 1

这是在这个城市的第一天,睡得不是特别号。这里的酒店的中央空调太猛,所以我只能在房间了开着加热的空调;另一方面会议讲的PPT还没有整理好,所以心里拴着点事也是原因之一。

早上起来后几个同学一起去了后场参加开幕式,顺便吃了早餐。这里的早餐就是水果、面包、饼干和饮料。开幕式的会场空调超级冷,差点被冻出感冒了。开幕式之后的Keynote有人分享了关于5G信号的发展和研究,比较有意思。后的会议就被分在不同的分会场开不同的session了,每个session的人都不是特别多,大家都挑着自己感兴趣的听。另一方面这里的华人还是挺多的,学术圈果然是一个圈,很多他们都相互认识,像是老朋友似得。还好我只是一个打酱油的。

每个session之间有coffee break,接着另一个session然后就是午饭时间,这里的午饭就比早餐多了几个蛋糕和肉。蛋糕不是那种软软的蛋糕,是那种很硬的蛋糕,都没啥能激起我的胃口,不过想着也没啥可以吃的了,就硬塞了几个面包和水果,下午还是一样的会议,中间并没有午睡时间。晚上和午餐基本上一模一样,但是却美其名曰欢迎晚宴。

Read More

Las Vegas - 前

晚上原本打算躺着休息一会,不知不觉睡着了,一直到这个点,然后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绵羊都数到几十只了,还是起来回顾一下这次坑爹的旅行吧。

贵校硕士生毕业虽然比较水,但是还是要求发至少一篇文章,所以去年底就开始琢磨着怎么写。在贵实验室师兄的指导下,总算在今年春节前大致搞定了,那时候要去四川,改起文章来还是比较不方便,后来索性不管不顾得投了。其实会议Deadline在春季学期开学左右,但是期间一直没有动过,还好师兄学术能力强,又颇为厚待我,让我这种漫不经心的文章也能中,实属侥幸。遂有了出国开会的经历。

要去的城市是Las Vegas,传说中的赌城,然后在我看来,无论是哪座城市,在研究生期间出一次也就是值了,就像乡村的孩子走进城市,总是要体验一下的。公布中文章的时间是4月份底,而开会的时间是8月初,所以中间时间还算充裕,开始张罗各种手续。因为贵校出国的手续相当复杂,要各种材料和证明,办护照还算简单。

后来办理签证的时候碰上了大使馆的系统故障,让我好不容易预约到了面谈又被延期了。那几天还是比较急的,因为如果一旦被check那就说不准多少时间了,后来运气好预约到了6月30号的。但是很遗憾还是被Check了,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一直到出国前一周我开始有点着急了,因为网上的签证状态一直停留在“行政审理”,就算通过了还得几个工作日才能寄到学校,因为签证没过,导师也迟迟不让出机票,而这个机票的价格都已经比之前的同学贵了5k多了。

Read More

买过一本《瓦尔登湖》,听人说这书要在很安静平和的环境里才能读得进去,我不信邪。怎么找一个平和的环境,哪怕一整个空荡的房间,连翻书声都能听到回音,但倘若藏着事情,就算不上平和。相由心生,那些令人艳羡的旅行,在火车车厢里听着铁轨间碰撞的声音,虽然嘈杂但画面却很静雅。读进去的,都是瓦尔登湖。

上周因为实习去了一趟杭州,周二到,周五早上回来,折腾了三天,其实一直琢磨着顺道回家看看奶奶,她知道我去了杭州每天给我打电话,虽然嘴上没说,但是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回去一趟的。因为毕竟只是实习生,不敢做的太过分,只好断了趁机回家的念头,心里很难过。就算隔着电话,似乎也能听得出来失落。后来听说台风要来,要么就得留在杭州直到下周,要么在台风来之前逃离杭州,想着这周还没见到我的阿哦,所以选择了后者。以前北京给我的印象就是个地方,学习、工作、生活,假期离开了知道总会回来的,也不在乎时间的长短;假期结束又会从心底里憎恶这个地方,仿佛它夺走了所有属于假期的欢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