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日子

理智地说
爱情不会是生活的全部
但生活会是爱情的归宿
这是我们第一个情人节。

Read More

四川的第三次

这是我第三次来四川了。

第一次是大一,和爸妈来四川过年,那是18年来头一回来到这个有我一半血脉的地方。但刚来的时候我就惦记着什么时候能够回家,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与我的想象大相径庭。何况那一年年底听闻曾祖母身体不适,因为来这里的原因,没见上最后一面,遗憾一直到现在。第二次来的时候是因为外公的六十大寿,舅舅和我们回家给他过生日,但境况相差无几,要不是看到妈妈走的时候差点哭了,我真想不要再来这个地方了。虽说这次回来主要原因是小舅舅的婚礼,但我知道其实是妈妈想外公了。

从北京到达州的卧铺要26个小时,到了达州之后差不多已经下午1点,我们要到下面的一个县里去,因为正逢外出打工的人回家过年,我们一直等到了5点才到了县里,又租了车到了乡里,也就是外公的家。外公原来姓谢,后来改姓王,是因为外公妈妈把地主的孩子带着带着带死了,于是把外公给地主当儿子,随了地主的姓。到后来新中国成立接着土地改革,地主被打倒,这姓却没改回来,所以今天我们去扫墓,拜了一半姓王的一半姓谢的。

Read More

都不是事儿

准备买几本偏技术些的书看,扫了一遍豆瓣和当当,发现很有趣的东西。很多关键词搜索结果中偏前面的书都属于入门级别的,各种语言都有,甚至一种语言的入门教材都有好几个版本,难道程序员都是很爱显摆的,不管是不是领域专家,都先出个某某语言的入门、精通、熟练的教材。再看国内各类新浪、CSDN、博客等,有些人照搬别人的文章、或者翻译了别人的文章装成自己写的,或者装成自己是老手写些新手文章的,个中奇葩也说明程序员是爱装逼的。

偏技术的书和纯文学的书是有区别的。专心于文学的人,花精力在文字上,他的成就也在文字上。而程序员不一样,他们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代码上,却有人奢求他们写出各类深入浅出、甚至文字清新的教材来,确实强人所难。所以大牛们说 “Reading the fucking code”。

Read More

其人其事

文字若是写了出来便是落了把柄,受人以口舌。更何况往往词不达意,又掌握不住读者的思绪,所以不敢写敏感的话题,既怕伤了别人又怕烦恼自己。法国《查理周刊》因为讽刺了先知默罕默德,被基地组织枪杀了几个编辑,还搭上了无数的平民,就可见文字的伤害。

10号送完阿哦从机场回来,机场大巴不停五道口站,但是我之前买票的时候,售票员跟我说可以停在五道口地铁边上的站。然后我就打电话投诉司机,投诉人员非常和蔼的和司机沟通了一下,然后要司机把我单独送到五道口。可是司机不买账,把车开到了中关村的调度中心,上来了一个调度中心主任,大有一番赶我下车的意思,而且态度强横。而我这人偏偏不吃来硬的一套,也懒得争论,就闭上眼睛在车上睡觉。他没有办法最后让司机把我送到了五道口,我又投诉了一个电话,说调度中心主任的态度有问题,极力要求维护用户权利。最后,机场大巴的公司扣除了这个主任当月的绩效奖金,据说是一笔差不多当月工资的钱。从这个主任的遭遇看来,授人以柄的不止有文字而已。

Read More

人如鸿毛

前几天看见朋友圈转了个事,说有个同学得了白血病,希望有血型相符的人帮忙献点血。我本来对这种事向来不太关心,只是这次是个熟人,大三的时候和姜同学一起做网站,她带了两个下手,他是其中之一。我对这位同学也没多大印象,只记得人挺好,还帮忙一起贴过海报什么的,希望他能在这次不幸中熬过去。此前也听说一个什么医学院的女博士,得了癌症去世,大概三十出头的样子。而这几天又有飞机消失了,顺带着好多人命和破碎的家庭。

如果让自己选择这些不幸,相对于无声无息的消失,倒不如苟延残喘得个癌症还好些。也不算是贪恋这几天的时光,而是总得给身边的人一个交代,凡事都得有个准备的,连死也不例外。很多人都说,老人过世最幸福的方式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睡着睡着就死了。但倘若人死了之后在人间还有片刻的停留,老人也该很有遗憾吧,还没说一句意味深长的再见。

Read More

Asynchronous Loop in Nodejs & Mongoose

Callbacks is important in Javascript.

Too many programers, including me, put a lot of ugly callbacks in codes written by javascript. This terrible style not only make the code become unintelligible, but also let others be afraid of javascript. There is a post, named Callback Hell, aim to show a guide to writing asynchronous javascript programs. However, besides those stuff, callback itself is also not straightforward, just like its name.

When we query a series object from Mongodb based on a ObjectID array, think about how to handle it. The most direct way is make a query loop, each iteration we get one object, pseudocode may looks like:

1
2
3
for (var i = 0; i < array.length; i++) {
get_object_from_mongo(array[i]);
}

Read More

Android Studio for OS X Yosemite

My first experience with Android Studio is what about to develop an LBS android application, which called FootprintCi. Until now, although have made some demo-level app, I am still not familiar with it. Recently, google released the latest version of Android Studio, replacing for ADT formally. But problem is that, system requirements said it is supported in Mac OS X 10.8.5, up to 10.9, not include 10.10, i.e. Yosemite.

Just download the image file from the here, double click it when done, and drag the Android Studio to the Application. All the installation is extremely easy, but when we configure the android sdk and android virtual device, system always say that : Permission Denied. I do not consider it is my improper operation.

When in beta version, I place the Android SDK directory in the Android Studio.app, but it seems not work now. Installation will default set the SDK path like ~/Library/Android/sdk, what we should do is that change the mode of sdk/tools, like :

1
sudo chmod -r 777 ~/Library/Android/sdk/tools

Read More

该死

And the sunlight clasps the earth,
And the moonbeams kiss the sea;
What are all these kissings worth,
If thou kiss not me?

Read More

成群的阳光

今天早上阿哦给我发了一张我小时候穿着裙子的照片,那是我妈空间里的相册,当时我还躺在床上,睡意正趁着清晨的懒散在弥散,我想着自己似乎也没怎么看过妈妈的空间,也就顺势点了进去。这一点上,我不是个合格的儿子。

某个子问孝,子曰“色难”,虽然刻意为之,自认为做的还不错。可孝顺似乎也不仅仅是态度好就可以,从小到大,我没有真真正正的去理解、去懂父母。我翻了妈妈几乎大半年的说说,几乎有一半在说关于我的日常,去毕业旅行、生日、回家过暑假,来北京读书…凡是旅途,她都祈祷着平安。儿子对于他们来说,是眼前一直注视着的风景,他们希望他能走得更远,但又希望他能一直在他们身边。他只要在往前的路上回过头来看一眼,他们就满满的幸福。

非典那年,太原病情非常严重,妈妈当时正好在那,她回到家的时候,我在门口和她拥抱了一次,这是二十多年来唯一一次正式的拥抱。此前因为她不常在家,此后便成了习惯。

Read More

在起风以后

两个星期前是23岁生日,处在这个年纪,憧憬未来要比缅怀过往强烈一些,因此开怀也比伤感要强烈一些。但所期待的未来对我们来说不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自然而来就会来的,可见长大一岁也不见得你离自己的梦想就近一点,所以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开心的地方。

严格地来说,我应该有四个生日;但是常用的只有两个,公历一般和朋友们过,农历和家里人过。这里面倒没有厚此薄彼的意思,只是因为家里人通常也不知道我的公历生日是几号,而朋友们更不知道我的农历生日是几号,所以一类人有一类人的习惯,你被夹在中间,自然两头都蹭一点。

小时候过生日,吃个蛋糕是最幸福的事情。后来读小学,大姑父会在每次生日的时候给我送一箱子的文具,一直持续到小学毕业,倘若说我有一点爱学习的习惯,和姑父也脱不了“干系”的。初中以后开始互送贺卡,有一些小东西不过都记不太得了,印象最深刻的是秀敏的小玉坠,一直戴到高中毕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