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时系里一位年轻的老师组织了一个读书微信群,当时觉得自己还是喜欢看书的,便积极响应号召。一直到去年的11月,才趁着双十一的势头买了几本群里推荐的书,这样的积极性是不值得称道的;更有甚者,断断续续看了两个多月才啃完,写个札记算个交代。

自从研究生之后就再也没有开过像样的党组织生活,一方面觉得研究生同学的“姿势水平”不高懒得说话,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党支部书记不作为,敷衍了事。本科时候支部书记是大导,个人很佩服他,因为他是少数几个我心里有觉悟而且真实的党员,他“在位”的几次组织生活是真的在讨论问题,交流思想,自此以后再也没有过了。那时候我们会谈腐败、政治体制、民主与自由…不避讳而且津津有味,如果中国最杰出的一批读书人都对政治避而不谈,那中国怎么办的既视感。

后来和室友一起参加了求是学生社团,社团每个星期会组织一次读书讨论会,地点都在万人食堂地下室而时间总是晚上,每次活动结束都快要凌晨,大家仿佛回到“读书救国”的年代,颇有几分有志青年的感觉。而反观现在,朋友在一起聊天都是侃天侃地,哪有正经聊一个话题的时候。

书中说中国的改革分为三步:经济改革、社会改革和政治改革。经济改革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是卓有成效的,至少在GDP的数字上是这样的,但老天是公平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遗留下来的问题会让这一代人买单。“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代价是从体制里走出来的那部分人拥有先天的资源优势,在方兴未艾的经济市场里占了垄断地位,大家都说改革开放中个体户的崛起,那是因为火箭头发射后的经济连带效应,这些人是“先富带后富”的“后富”。以前国家鼓励的是如果把经济蛋糕做大,但是现在分蛋糕的问题变得更加紧迫。

贫富差距会进一步拉大,中产阶级还很脆弱,如何从“经济寡头”那里分出更多的蛋糕?这部分人当时在改革开放年代是时代先驱者,是摆脱意识形态、开拓经济市场的先驱,但现在他们成了既得利益者,是深化改革的阻力。从建设小康社会,到全面小康,再到四个全面,口号一变再变,仿佛是我们总到不了小康社会。新社会问题日渐突出,老龄化、教育水平低、社会保障制度等;老的经济问题也在凸显,制造业低迷、大型国有企业作为国家机器不对外出口,反而和国内小企业抢饭碗、经济结构落后等。

习主席上台以来,对腐败和政治风气的治理史无前例。但是说句良心话,政治从来没有纯洁一说,在政治形势这么严峻的态势下,一把手和领导们不作为变得越来越理所应当,如果可以在一个位子上安安分分地待着,为什么还要搞社会改革?搞经济建设?和地方企业掺和一下也许还会让自己下马。这样一来人才会不会从“清廉”的体制里走出来,会不会让体制里留下更多“老弱病残”。但是腐败又不能不抓,我们这代人经历过,就可以让下一代人少一点代价。

我们说起民主,说起三权分立,都充满向往。但是一想到特朗普仿佛感觉我们的体制也还不错,西方的大众民主不一定适合我们;中国的贤能政治也会彰显它的魅力和能量,你看习主席就还不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