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过一本《瓦尔登湖》,听人说这书要在很安静平和的环境里才能读得进去,我不信邪。怎么找一个平和的环境,哪怕一整个空荡的房间,连翻书声都能听到回音,但倘若藏着事情,就算不上平和。相由心生,那些令人艳羡的旅行,在火车车厢里听着铁轨间碰撞的声音,虽然嘈杂但画面却很静雅。读进去的,都是瓦尔登湖。

上周因为实习去了一趟杭州,周二到,周五早上回来,折腾了三天,其实一直琢磨着顺道回家看看奶奶,她知道我去了杭州每天给我打电话,虽然嘴上没说,但是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回去一趟的。因为毕竟只是实习生,不敢做的太过分,只好断了趁机回家的念头,心里很难过。就算隔着电话,似乎也能听得出来失落。后来听说台风要来,要么就得留在杭州直到下周,要么在台风来之前逃离杭州,想着这周还没见到我的阿哦,所以选择了后者。以前北京给我的印象就是个地方,学习、工作、生活,假期离开了知道总会回来的,也不在乎时间的长短;假期结束又会从心底里憎恶这个地方,仿佛它夺走了所有属于假期的欢乐。

两个人的感情很奇妙。阳光的时候会让你觉得生活充满希望,让你有想为另一半撑起半边天的动力;阴天的时候,你会了无生机,除了脑子里回荡着负面情绪,几乎丧失了其他行动能力;最开心是阴天转晴的时候,仿佛上帝重新为你开了一扇窗,让阳光洒了进来。你趴在窗口,即时阴天很短,你也害怕它再来。

今天看了中国好声音的第一集,周董担任了导师。还唱了“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