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问题是机械而重复的,早在工业革命之前,钟表里的齿轮就已经在夜以继日的运转着。只要我们能及时给它上发条,它竟然可以一丝不差地一直跑着,很不可思议。但是注意哦,它并没有代替人的工作,人从来没有像钟表一样数着秒来计时,人只会在特定的某些时刻想要知道具体的时间而已。我想钟表是伟大的,它时时刻刻地工作,只为了让人那几眼的时间显得有价值。

蒸汽机被广泛应用之后,人和牲畜开始解放。驴会拉磨,马会驮人,我们甚至培育出了骡去运输重物,每一个具体的工作面前都有一个擅长的牲畜(人)。然而这些工作流程随着工业文明被提炼,人类发现只要有蒸汽机并配备一套机械设备,上述的工作都可以被替代。有趣的是这些机械设备是死的,是可以夜以继日工作的,是可以量产的,人的位置又一次从生产链中被提升了,人开始广泛的去设计规则(机械设备),而不是在实践规则或者奴役在这些规则下去进行体力输出。

有了计算机的世界确实变得大不一样了,但是本质上和工业文明时候并没有区别:设计死的规则。计算机的雏形是用打孔的纸片来进行演算的,之后的半导体和纳米技术只不过是在做“量变”的事情,把计算机变得更快更小了。如果站在人类生活的立足点上看,这些技术确实引起了时代的“质变”,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事情并没有那么乐观,计算机依然是工具,无论它有多智能。设计规则的是人,计算机是奴役在这些规则下的体力输出,和以前的人一样。

现在有很多很火的概念,云计算是其中一个。有些问题很复杂但是很简单,复杂是说计算量,简单是说规则,以内嵌正多边形的方法来计算圆周率为例子,我们要求圆周率的精确度要达到足够小,虽然我们很清楚知道一直这么加大正多边形的边数就可以逼近正解,在特定规则下进行重复计算,这是计算机擅长的。云计算的概念是指你并不知道谁在帮你做计算,可能是A计算机,也可能是B计算机,也可能A和B一起帮你算出来的,而后者才是精髓。人们开始重视计算单元的重要性,开始压榨每一个计算机的计算能力,我们以前重视求解问题的方法,现在着眼于解构这些方法的方法,使的计算变得更有效率。

问题变得越来越有意思,在现如今,人被摆在了输入和输出的位置,而不涉足计算过程之中。还是拿之前的圆周率举例子,你会在云计算的入口提交这个问题和你的具体要求(精确位数),等待一段时间后你拿到你想要的结果。整个过程中你并不需要做任何一次加减乘除的运算,你被脱离于过程之外,这一切计算机都能胜任。再拿日常使用计算机为例子,你移动鼠标是输入,你眼睛看到光标从屏幕这个点移到那个点是输出,同样你也不会参与到中间复杂逻辑中去。计算机愈发举足轻重,而人愈发懒惰。但是有个处境令人很尴尬,还记得规则是谁设计的么?如果人设计了规则,那么这个规则里就不可能包含人自身,这和人无法举起自己的悖论是一样的。

换句话说,人不参与的计算过程是无法解决一些需要人介入才能解决的问题的。拿古籍的电子化为例,计算机已经足够牛逼到识别文字,但是一些模糊的字没有相关工作人员的认可就直接录入,这样的电子化是不严谨的。如果我们说电子化是一个计算过程,那么这个过程是需要人和计算机同时参与的。难道人不应该被解放到具体计算之外么?如果这样从事古籍汉化的工作人员和以前的马骡驴有什么区别呢?

我觉得人脑的计算介入应该借鉴云计算的思路,把广泛分布在互联网上的用户都作为单一的计算单元。还是以古籍汉化为例,人在其中最主要的作用是识别有歧义的汉字,那么“识别”这个计算单元最类似发生的地方就是验证码输入。如果12306有点公德心的话,是不是可以改进一下它傻逼的图片识别,在里面加入一些汉字识别,那么人在完成正确验证码输入的同时也为古籍电子化这一计算贡献了属于“人的计算”。

PS: 好像之前有人问过如果一个模糊的字计算机都无法识别,那么怎么判断识别是否正确呢?这是可以通过另外的方法解决的,有四个汉字:“我”,“你”,“它”,“他”,每个汉字都有一个图片相互对应,只有最后一个字可能是“他”也可能是“她”,计算机无法识别,其他三个计算机都很肯定,只要用户回答对了前面三个字,那么用户就算验证通过。那么在这些回答对了三个字的用户中间,他们顺便“可能回答对了第四个字”的概率就会比较大。

另外一个比较大的用户计算单元介入的是游戏,那些无法通过挂机来玩的游戏大都需要人脑来玩。要么在游戏里内嵌计算单元(游戏体验较差),要么在游戏里映射计算单元。以赛车游戏为例,人会判别障碍物的位置、漂移的时机、赛道的选择,这些决策和现实需要解决的问题节点加以映射,以最终赛车到达终点为问题解来判断人类在这个问题中的所选择的策略是怎样的。

可能有人觉得这种用户输入毫无价值,我觉得并非如此。计算机在前不久才第一次下赢了世界围棋冠军,而这还仅仅一个在限定情境下的有具体规则的问题。之前写过五子棋的AI,策略无非深搜和剪枝而已,平心而论,人在下棋的时候不一定想的有计算机远,但是对弈下来却不一定输。如果未来能把海量的人在游戏中的决策数据介入到庞大的计算单元里去,我们是不是又可以跨进另外一个时代了。

在机械的计算面前可不要忽略了属于人的灵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