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得说声抱歉,这段时间收到了一些同学的询问邮件都没有来得及回复,实在是拖延症搞鬼,并非本意。

上周偶然听了首新歌,叫Walk away,歌手是Dia Frampton。据说歌曲的创作是基于一个真实故事:有个八岁的小女孩被她父亲送给狐朋狗友们轮奸享乐,而小女孩却没有任何报复行为,歌手为小女孩感到不平,在她的歌里,小女孩回来寻找这些混蛋,带给他们恐惧。然而整首歌的旋律却很欢快,加上自己的英语不好,如果不搜索一下故事背景还真的完全不知道是这么回事。但与欢快的旋律相悖的现实,小女孩该怎样还是怎样。

北邮上周跳了个学生,贵校的一个博士后也意外地在实验室身亡了,都是青春的生命,据说这位博士后的母亲平日里卖鸡蛋来供其完成学业。此前上海的投毒案,再之前的马加爵,每一个悲剧的背后都有更深沉的故事。家庭要么困难要么不和睦,要么学业受创要么同学不待见,一连串的不幸之后悲剧总是接踵而至。我也从不相信不幸能锤炼人生的鬼话,那些声称自己遭遇了怎样的磨难,最终走向成功的幸运儿,不过是在遭受不幸的同时也享受了更多的幸运。有益友的接济,有恩师的指导,有父母妻儿的信任,大抵如此。人自己是不会这么坚强的。

每次有人自杀的时候,总有人在哀叹这么想不开云云,扬言如果是自己肯定睡一觉就没事。哪怕我们曾经设身处地的想过,我们也总是低估了别人承受苦难的能力,如果真的换成你,未必就做得更好。我们都是二三十岁的人,有差不多的生活和教育经历,不必摆出一个过来人的姿态,肆意嘲笑别人的懦弱。我们只是有更好的父母,更好的爱人,更好的朋友,不是我们有多优秀,只是我们很幸运。

下个月就要放假了,还有一摊子事等着去做,没有想过做不完会怎么样,怕多找了一条退路就少了一分冲劲。如果我们靠自己咬咬牙就能做好一件事,那这件事一定不是最难得,就当是回馈上天赋予的幸运的微不足道的努力。